去年年底,台湾棋院经董事会决议,考量詹宜典两度获得世界业余围棋大赛冠军,及2022杭州亚运第二阶段培训选手等资历,破例将他晋升为职业三段,绕一大圈之后詹宜典还是成为了职业棋士,让他拼出人生逆转胜

“都是拼中后盘。我的前盘太差,想赢就要想办法逆转!”詹宜典形容自己的棋风,口气中有自豪,也有无奈。“其实我也不想当这种选手。”詹宜典自嘲的说。然而,正是这股拼劲,让他拼得台湾在世界业余围棋锦标赛的首冠。

2013年7月,詹宜典第二年参加职业棋士考试。前一年,他才进入复赛就被刷下来,当年实在不敢抱太大的期望,要不是年龄即将超龄,否则他也不会孤注一掷的来考试。

人生最后一次考取职业棋士的机会,詹宜典发挥的不差,这一次一路挺进决赛,最后与一名院生对决,赢了就晋级加赛、输了便与职业围棋绝缘。“我也不记得当时(心里)有没有一些想法,”詹宜典说。但有压力是人之常情,更何况是背水一战?

詹宜典记得自己行棋至中盘,盘面都还在掌握之中,然而一个情势判断错误,原来赛况稍优的棋局立时逆转。最终,詹宜典执黑输半目,与职业棋士失之交臂。所幸,命运关上一扇门,也会为人打开一扇窗。詹宜典错过了职业生涯,即将在业余界中发光发热。

2014年4月,第35届世界业余围棋大赛的中华台北选手代表权选拔赛在北市大安国中开打,詹宜典势如破竹,以全胜的成绩闯入决赛,与号称台湾业余棋界的大魔王赖宥丞一决雌雄。

在职业围棋之外,台湾业余围棋可说是自成一个武林,多得是足以成为职业棋士,但选择人生不同道路的高手,名符其实的卧虎藏龙。

詹宜典自幼学棋,高中开始走南闯北,在台湾各地参加业余比赛,上大学后,住学校宿舍,课余时间剧增,更变本加厉,时不时便参赛,与各地高手切磋,成业余赛中的常客,也在棋界中小有名气。

詹宜典还记得当时仍是学生,身上没多少钱,全台跑透透,比赛都靠搭便车,只要同乡黄道隆出去比赛,他都厚著脸皮结伴同行;后来开始在围棋班教棋,詹宜典也搭学生家长的顺风车到各地征战,目标是能省则省,争取最多比赛的机会。

赖宥丞5岁开始学棋,国中时的棋力已达业余最高7段。詹宜典说,在争取代表权的决赛中对上赖宥丞,可说是毫无悬念,“他当时在业余界已经称霸长达十年以上。”而在此之前,詹宜典几乎是逢赖必输,被棋迷戏称是“万年亚军”。

没想到,詹宜典最后竟跌破众人眼镜,成功夺下台湾代表权。“不知道是自己发挥的不错,还是对方没有发挥好,算是赢得满顺利的。”

那一年,世界业余围棋大赛离开传统的日本赛场,头一回转战韩国,在庆州盛大举行。台湾由职业棋士张正平领军,带着21岁的詹宜典远征韩国。

世界业余围棋锦标赛,是历史最悠久的世界棋赛之一,有来自全球54国及地区的业余选手共襄盛举,不但是国际业余棋手龙虎较劲的最高殿堂,更是许多年轻业余棋士晋升职业前的跳板。

而多年来,世界业余围棋锦标赛几近被中、日、韩棋手包办冠军(仅香港夺过一冠),近来更是中韩选手的天下,过去台湾最好的成绩分别由“红面棋王”周俊勋和夏衔誉获得亚军,台湾始终未能抱回冠军。

“第一次出国,没有想太多。”詹宜典与张正平搭机抵韩,詹像名小孩子,心里满是首次出国的兴奋感,根本没想到夺名,更别说夺冠。不过,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平常心,让詹宜典连战皆捷。

詹宜典说,大赛中的重头戏还是中韩选手,他很早就遇上韩国选手魏太雄。詹宜典自认当时是超常发挥,而对手又有点紧张,他幸运以半目险胜。

“后来遇到中国选手,正常发挥就输掉了。”詹宜典最后输给了中国选手王若然,以七胜一负的成绩与中韩对手拼积分。

由于詹宜典虽然未能取得全胜,但王若然又输给了魏太雄,形成三人互咬,累积分数正好判詹宜典胜出-詹宜典奇蹟似的为台湾夺下世界业余锦标赛的首冠,写下历史。

2018年,仿佛是为了证明4年前绝非运气,詹宜典再度取得台湾代表权,在东京赛场中连过中国业余天王之一的王琛,还打赢韩国新秀金相天,以八战全胜的成绩再度抱走冠军,为台湾添下历史性的第二冠。

詹宜典说,“事后想想,如果当年考上职业棋士,就没有机会参加世界业余锦标赛了。”也许,冥冥中自有注定。

连夺世界业余大赛两冠,让绰号“趴趴米”的詹宜典走路有风,自此有了“趴神”的称号。而趴神所创的奇蹟还没有止步。

2022亚洲运动会再度将围棋纳入比赛项目,台湾也积极备战,要选出最优秀的代表队出赛。詹宜典参加选拔,以业余棋士之姿与职业棋士较量,竟然毫不逊色。

作为选拔赛中全场唯一的业余棋士,詹宜典关关难过、关关过,竟一路闯进第二阶段选拔赛,与职业强豪对抗,展现刁钻、顽强的棋上功夫。

不过,詹宜典最终仍未能取得国手资格。谈及没能成功晋级,詹宜典很是豁达,他说,“谈不上失望,可以下到培训队已经为自己打120分了,毕竟用排名的,我一定排不到那么前面,最后面对非常厉害的对手,我觉得输得不冤。”詹宜典输是输了,但他的拼,大家看在眼里,在业余棋界写下的传说,更令人啧啧称奇。

2020年11月,詹宜典与职业棋士二段党希昀结为连理,组成了围棋家庭。他曾在受访时说,希望一辈子以围棋为业,这是他认定最幸福的人生,如今他不但以棋为业,还以棋成家。而在今年,他也即将升格为爸爸。“老实说,很紧张,因为没有当过(父母),有初行者的感觉。”

肩上扛住家庭的责任,今后行棋比赛会不会有压力?詹宜典说,“希望自己不要想太多,能尽力发挥就好。”

台湾人看中国」礼失求诸野
海纳百川」蒋经国从“坚决反共”到“心怀统一”(吴建国)